關於部落格
夾克
  • 1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林森浩的“相信”究竟可不可信?

  “我已經收到上海高院的二審判決,雖然對判決結果不滿意,我會依法聘請律師在最高院死刑覆核階段,陳述二審提出的疑點,我真的不是故意殺人,不管如何,我依然相信司法公正。”這是復旦投毒案涉嫌故意殺人的林森浩在得知二審判決結果後,所發表親筆書面聲明的第一條內容。(1月8日中國青年網)   讀完林森浩聲明的全文,仿佛感觸到一個冷血動物突然回歸了人性的溫度。如果判決在死刑覆核中不可逆轉,他將捐獻遺體。他說在有限的日子里,將依然會流淚懺悔,儘力學習,錘煉自己,希望能安然面對那最後一刻。他向黃洋父母道歉的同時,也表示自己此生愧對父母,並給這世上的同齡人在生活中要與人為善、鑄劍為犁的忠告。   唯一讓人難以信服的,就是這第一段的最後一句:“不管如何,我依然相信司法公正。”   直到最高院核准死刑之前,林森浩都有質疑和上訴的權利,這將得到法律保證,公眾也應給予尊重。但對於一個自己存疑的判決,就表態自己無條件相信,這顯然是違反邏輯的。   正如一網友說:怎麼看著林某第一條那麼矛盾啊?司法是公正還是不公正啊?首先如果林某的疑點是正確的,林某是覺得他是不應該死。既然不應該死,那麼司法明顯就是不公正。一個不公正的司法他真的相信嗎?其次如果司法是公正的,那麼林某的觀點明顯就是有問題。在一個有問題的觀點下如何真的會相信公正的司法?一個首要的觀點都存在矛盾點,後面的還有可信度嗎?   我真不想認可他最後的結論。因為我希望林森浩的靈魂經歷過煉獄後,應該清醒過來。哪怕是他即將死去,他也應該清醒,正如他所說,“我希望這最後一件事,能做對。”但我完全同意這位網友前面的分析和推理,這正符合我不久前一篇文章所寫的,“真誠的法律”,人們就會執行得很好;“虛假的法律”,人們就視為兒戲。同理,只有公正的司法,人們才心服口服;如果司法不公正,談何讓人信服呢。   想起剛剛平反的內蒙呼格案,當呼格吉勒圖的父親聽到平反宣判書後,他也激動地說:“我們始終相信法律。”   我開始是被感動的,因為我記起不久前,當有外國記者採訪呼格父親時,他說過,這是我們國家自己的事,不需要外人關註。但是過細一想,這位老伯是真的相信嗎?報案人當凶手快速被執行死刑,真凶再現後,長達9年的申訴無果,他當時相信法律嗎?如果相信,就不會覺得怨屈,就不會苦苦堅持申訴。回過頭來看,當時的法律給予呼格及呼格死後其父母的,是變形、是扭曲、是冷漠、是殘忍。其實,老伯沒有放棄的是自己還有一口氣,也要以自己的弱小挑戰“虛假的法律”,這才是事實的真實。   依我看,中國的法律和法律人面對公民如此悲苦還對法律的相信,應該慚愧。而媒體和輿論卻不該盲目地宣揚這樣的相信,而是要喚醒人民追求真正的法律和公正的司法,也有能力與勇氣抵制和挑戰虛假的法律或不公正的司法。就如林森浩還不放棄死刑覆核這最後的機會,公眾也要有案情被逆轉的思想準備。這應該是法治社會的一種生態狀況。   至於林森浩對司法公正的相信,應該有他理性的成分,因為他畢竟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,剛剛經歷過像二審這樣的出乎很多人預料的審判,帶給他及家人的,應該有公正的體驗。關於是不是故意殺人,也許這正是他認知與行為存在差距的致命軟肋,應驗了他堅稱的“一個玩笑”,終釀成大禍,導致他走上今天的不歸路。但我最終相信,此時的林森浩,已經不是當初投毒肇事的林森浩了。   文/易國祥    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林森浩的“相信”究竟可不可信?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